动画恶搞古诗词多影响孩子思维意识和价值观,

作者: 365bet体育平台  发布:2019-12-29

图片 1


时间:2009-4-18 15:48:18 来源:广州日报

尴尬:孩子恶搞惹恼二老

漫画牛力

“恶搞”风从网络吹入广州小学校园:现在孩子们最流行的玩法竟是将诗词课文按韵律另行填词,《静夜思》、《春晓》、《望庐山瀑布》等经典的恶搞版本“风行”孩子们口中。学校老师只能叫停校内恶搞,但一出校园,恶搞版本成为“大合唱”。让家长最担忧的是,“盗版”横行之下,正版课文已忘得差不多了。

张女士夫妇都在省直某单位从事文化宣传工作,8岁的女儿丫丫一直接受的都是传统教育,可是,前不久的一次“突发事件”,一下子把丫丫的乖乖女形象颠覆了。

本报11月21日热线消息 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4岁的凯凯边说边拿起桌上的毛巾往裤裆里塞。看到孩子的表演,凯凯姥姥被逗乐了,但凯凯妈妈白女士却很郁闷,给本报热线打来电话。好好的诗词被改成这样,听着就反感,孩子和他姥姥还当成笑话。用流行的话说,三观从小就被毁掉了!

“恶搞”诗词出自孩子口

入夏,丫丫的爷爷奶奶从老家淮阳来郑州小住。一天,两位老人想回老家了,丫丫的爸爸王先生就委托一个朋友开车送二老。老人上车后,张女士对丫丫说:“快跟爷爷奶奶说再见,祝爷爷奶奶一路顺风。”丫丫张口就来:“祝你一路顺风,半路失踪!”张女士大惊失色,两位老人也听得目瞪口呆,脸上的灿烂笑容立即凝固了。张女士气呼呼地训斥了孩子,没想到女儿接着说:“祝你一路走好,半路摔倒!两腿一蹬,壮烈牺牲……”

凯凯从哪里学会这样的改编诗?一段时间的观察后,白女士发现儿子最近在看一部名叫《果宝特攻》的动画片,里面主人公嘴里吟唱的就是这首改编版《静夜思》。孩子还小,不怎么理解这些改编诗词的内容,只是觉得好玩,就跟着背。但孩子说这样粗俗的话语,对他的成长是否有影响呀?白女士对此很担忧。

近日,越秀区一所省一级小学的家长徐女士找到记者,连声称反映情况,“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原来,9月12日,徐女士发现自家上三年级的孩子小志边做作业,边口中念念有词,却总觉得不对劲,于是问孩子在说什么呢,小志说,他在背搞笑版诗词呢,可有意思了:“《静夜思》:床前明月光,李白打开窗,看见EX光,牙齿掉光光。”小志耐心地向徐女士解释,“李白”可换成你想骂的人名字,“EX光”呢,是一部动画片里一种很厉害的光线武器哦。

一场送别不欢而散,两位老人黑着脸走了。尽管后来张女士夫妇一再打电话解释,恳请原谅,但她依然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父母的不快。

记者看了几集《果宝特攻》,发现里面不只李白的《静夜思》被改编,宋朝理学家邵雍的《蒙学诗》、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都被改编了,宋代柳永写的《蝶恋花》则被改了顺序。

原来是小孩子玩闹时的新说法,徐女士稍为宽心。没想到小志说,其实恶搞诗词不止这个,有的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下流,所以很少唱说,如《望庐山瀑布》、《春晓》。

经过多日的认真教育,丫丫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打电话向爷爷奶奶道歉。她对记者说:“叔叔,我以后再也不学那些不好的顺口溜了!”丫丫说,同学们中间流传着很多这样的顺口溜和改编的古诗词,大家互相学习,以记很多此类顺口溜为荣。

采访时,记者得知,不光改编的诗词出现在动画片里,网络和校园里也都很流行。

恶搞从顺口溜“蔓延”至课文

丫丫告诉记者,其实她记住的第一个改编的古诗词是跟一个表哥学的:“春天不洗澡,处处蚊子咬。夜来大狗熊,看你往哪跑!”由于很小的时候就背会了孟浩然的《春晓》,听了这个改编的诗,觉得很有趣,没怎么费工夫就记住了。

改编诗词在孩子间挺流行 但很少说给家长听

这些恶搞版本到底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流传开的?记者昨日找到了越秀区几名小学生,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些孩子全部听过或说唱过这些版本。

记者调查:“另类童谣”确实不少

会背这种改编诗词的孩子多吗?8日11时50分许,记者来到青年路小学,随即采访一些刚放学的学生。听到在问改编诗,很多学生都围了上来,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自己听过或编过的打油诗。

水荫路小学的小轩告诉记者,最早出现不雅的其实是顺口溜,刚过完年就有孩子开唱:“祝你一路顺风、半路失踪、三路掉进尿坑窿,四路被怪兽吃得无影无踪。”或者“祝你肌肉发达、肌肉光滑、身体健康、牙齿掉光!”“每次我们说完了,被说的那个人就气,我们就笑,大家都笑。多可乐哦。”孩子们说。

当张女士把丫丫的“送别风波”讲给同事吕女士听时,吕女士深有同感地说,她的儿子也被这个“恶搞病毒”传染了。儿子暑假开学后该上小学四年级,刚放暑假时,儿子的一个玩伴来家里玩,吕女士不经意间听到俩孩子背一些改编过的古诗词,其中一个是“锄禾日当午,地雷埋下土。××来锄地,炸成二百五”。吕女士当时火冒三丈,质问他们从哪里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俩孩子不以为然,反驳道:“班里同学都会背这些诗,大家都觉得特好玩。”

一名三年级学生给记者念了首自己作的打油诗:不写作业是好汉,老师查怎么办。拿着斧头跟他拼,拼不过怎么办。赶紧召唤奥特曼,召唤不出怎么办,赶紧写完作业交给老师看。另一名六年级学生则背了首改编版《陋室铭》分不在高,及格就行。睡不在深,睡着就行而原版《陋室铭》他也会,当着记者的面背得特别熟。

后来这些顺口溜就过时了,又有一批从动画片主题曲改编过来的,如《星际飙车王》的:“我的车轮飞起来了,对手他却咬着不放……”改编成“我的屁股飞起来了,对手他却笑掉大牙”,有点自己笑自己。而最新的改编潮是最近才出现的,几乎全部都是改教过的那些古诗词。

经过“深入调查”,吕女士竟然在孩子的书包里发现了一本记有许多此类篡改诗词的“诗集”,大都是将诗词课文按韵律另行填词,“春天不洗澡,处处蚊子咬。洒下敌敌畏,不知死多少?”“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举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书到用时方恨少,睡到中午还算早”……吕女士想都没想,当场就将“诗集”撕了,不料却遭到俩孩子的“强烈抗议”。孩子指责吕女士“少见多怪”,说“诗集”的内容都是与同学交流所得,是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成果”,“不会背这样的顺口溜,跟别人玩就没意思了”。为此,儿子气得三四天没搭理吕女士。

那像凯凯背的改编版《静夜思》他们知道吗?记者刚说出床前明月光,一名五年级学生马上接到低头吃米饭,旁边另一个小学生说不是,应该是低头尿裤裆,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孩子们告诉记者,这些版本最大的作用就是“骂人”,看谁不顺眼,就将版本里的人名换成那人名字,准保把他气死!

现在,吕女士不再禁止儿子背那些“另类童谣”,但前提是要求儿子每晚必须背一首(篇)正版诗词课文。

一名三年级女生说,《静夜思》被改成床前明月光,不得不开窗,开窗也不亮,眼泪流三丈,她会联想到李白全家人都躺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李白也挣扎着继续作诗。眼泪流成一条河。

倒着背课文的“最威风”

同为“恶搞”动机不同

孩子们是否会当着父母背这些自己编的诗?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不会。我们自己背是为好玩儿,被爸妈听着可会挨批。也有孩子说,家长并不在意,对这类无伤大雅的改编,家长笑笑就过去了。

当记者问到这些小学生们,那正版的古诗词他们还会不会念时,孩子们都愣了一下,7人只有1个孩子磕磕绊绊背出了正版的《静夜思》,其余的孩子,《春晓》、《望庐山瀑布》等都只能说出第一句。

据一位小学班主任分析,小学二年级之前(包括幼儿园)的孩子背一些“另类童谣”,基本不了解其含义,只是觉得好玩、有趣,如“祝你身体健康,牙齿掉光”,背完后,孩子常常哈哈大笑,自得其乐。他们只是从中感到一种恶作剧式的乐趣;而小学三年级以上,包括初中的孩子,背一些“恶搞诗词”、“另类童谣”,大都是由于攀比心理。

不同年龄对改编诗的看法不同

四年级学生小雅告诉记者,课间或放学后玩闹时,如果人家背这些恶搞诗词来骂你,你还不了嘴会很没面子的,所以大家听到版本都背,背得越多,“反击”成功的机会就越大。也正是这样,他们都把精力放在背改编版本上了,哪还记得原文呢。

据了解,这些“恶搞诗词”、“另类童谣”有的是学生自己改编的,也有的是通过网络收集来的,通过同学之间的相互传抄越聚越多。上学时,一些学生喜欢炫耀自己背的“恶搞诗词”,谁会背得多,往往谁就在班上很“牛”、很神气。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同学告诉记者,他们班里非常流行这些“古诗”,一些学生还因此在私下组织“赛诗会”较量“创作成果”,谁背得少,就会被嘲笑。一些学生费尽心机从各处“收集”,就是希望在同学面前“显摆”一下。

记者发现,被改编版本最多的可能是李白的《静夜思》。记者摘了其中几种,采访了一些不同年龄的市民对这些改编诗的看法。

据了解,恶搞风更是从古诗词吹向一般课文,最盛行的办法就是将课文倒过来读,有个别孩子下了大功

也有的同学利用篡改的顺口溜、古诗词来损人、骂人或者游戏。一名平时比较调皮的学生称,每当他说完这些段子后,被说的那个同学就会生气,于是围观的人乐得直笑。“真是笑死人了!”调皮孩子这样描绘作弄他人的场景。

床前明月光,李白想喝汤。喝了一碗汤,尿了一裤裆。

[1][2]下一页

在稍大一些的中学生中,大部分同学对“恶搞诗词”、“另类童谣”开始失去兴趣,认为这类游戏太“小儿科”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美人降。举头望美元,低头思英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般小学生对“另类童谣”比较“感冒”,大都能说上来几个;即使不会背诵的,也都表示“知道,经常听说”。而几名受访的初中学生都说“小时候会背几个(“另类童谣”),还经常跟同学比谁说得多,而现在早就不玩这个了”。

这些改编有的雅、有的俗,面对这些篡改和再创作的古诗词,有些人觉得无伤大雅,一笑而过。也有些人认为,这是对古人的不尊重,对文学的亵渎。

几名同学介绍,班里即便还有同学保留这个爱好,也把“恶搞”目标转向宋词和流行歌曲,用夸张式的“幽他一默”来对付学习、考试的压力,缓解自己的神经,如“夜深了你还不想睡,你还在背着英语,你这样学习到底累不累?明知道自己不会得到满分!”“在我心中,老师最凶,晚上补课到九十点钟;回到家里,老妈最凶,盯着作业从不放松;父母不在,老子最凶,拳打脚踢,发泄一通……”

53岁的赵先生说,改成骂人的还知道说什么,现在完全不知所云,也没有任何意义。

家长态度 迥然有别

30多岁的董先生则说,看到改编的古诗词和段子,他就当娱乐消遣。希望还是不要改得太过,不然真有点对古典文学不尊重。

大部分家长对孩子说的“恶搞诗词”、“另类童谣”持排斥态度。在省会某机关单位工作的孙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多背一些古诗词当然是好事,但‘恶搞诗词’往往把古人的东西篡改得‘面目全非’,原来诗句中含有的优美意境和韵味都随之不见了,这容易让孩子对我国的传统文化产生误解。孩子可能记住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淡忘了书本上正统的诗句,这让人很忧心!”

两位90后的年轻人觉得这些改编诗就是恶搞,既感受不到有什么意境,更别谈有什么想法,笑一笑就行了。

赵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回家经常念叨一些篡改过的顺口溜和古诗词,“现在的孩子怎么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真是想不透!”赵先生称,由于孩子还没有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他非常担心孩子受到不良影响,但又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教育,因此显得很无奈。

而一位40岁左右的家庭主妇则认为这些改编诗太低俗了,对孩子的教育完全没有意义。

身为医生的周女士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忧,她读三年级的女儿有时候也说一些“另类童谣”,哼唱一些“低俗的儿歌”,并称这些儿歌在学校很流行。“孩子还小,对很多事情概念模糊,缺乏对事物的正确认识和鉴别,‘恶搞’的东西既没知识又粗俗,孩子学了肯定没好处。青少年学生正处于生理、心理的成长发育阶段,他们的阅读需要引导。这种把无聊庸俗当做幽默有趣、用语极不规范的‘恶搞诗词’、‘另类童谣’,不利于孩子养成良好的语言习惯。”周女士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几乎无人答对后一句

而刘女士认为,只要这些“诗句”、“童谣”中没有不健康的内容,“孩子念念也没啥”。刘女士笑言:“前几天还看一个报道上说‘中国青少年的想象力世界倒数第一’,看看孩子们编的这些‘恶搞诗词’、‘另类童谣’,我觉得孩子们的想象力丰富着呢!”

当一首改编诗已经广泛使用后,原诗句如何,很多人反而不记得了。记者随即采访了十多位市民,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下一句是什么?

从事汽车配件生意的景先生显然对“恶搞诗词”、“另类童谣”更宽容:“听孩子背诵这些东西,我觉得挺有意思。只要不骂人、不影响考试就行!”

前浪死在沙滩上?几乎所有被问的人都这样回答。这句话我们经常说,还调侃自己就被拍死在沙滩了。但原句是什么还真没印象,好像中学语文课本中学过。还在大学读书的小李说。

  老师:受浮躁的大环境影响,不应该怪孩子,不必如临大敌

一代更比一代强?一代新人换旧人?张先生说,他知道前浪死在沙滩上肯定是人们调侃的,但正确的句子是什么他也答不出,连说了几句还是觉得不对。

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蔡劲林认为,小学生的“另类童谣”、“恶搞诗词”更多的是觉得好玩、有意思,这个阶段的孩子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恶意和不健康的意识。

记者上网查询,这句话最早出现在《增广贤文》中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

蔡劲林说,孩子的恶搞行为是孩子好玩天性的一种展现,不应该动辄上升为对个人品质的评判。家长应该更多地看到,随着社会的进步,孩子们开始更幽默地对待生活,这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孩子的恶搞有时虽然不合适,但其中的创造力也是值得认可的,有些家长和老师可能觉得几千年的文化精髓不能这样去恶搞,或者不应该随便改变,但我们更应该看到正是人类的不断创新才使得社会获得了不断的进步。在看待孩子的行为时我们不能单纯地去做对错的判断,应该先反思为什么孩子会对“另类童谣”如此感兴趣,而学习上的自觉性会差一些呢?是否我们的教育方式和理念影响了孩子学习的兴趣,而且对于学习的注重又影响了课余活动的丰富程度?

○虚拟采访

儿童文学作家、河南省实验小学的王钢老师说,时常会听到孩子们当中传诵各种顺口溜,比如“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帅哥没人陪,四年级的美女没人追……”作为老师,初次听说难免会皱眉头,但听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与李白跨时空的对话

王钢老师透露:“在我小时候就曾经流行过类似的段子‘日照油锅生黑烟,遥看烧鸡挂前川。口水流下三千尺,一摸兜里没有钱’。这首‘诗’二十多年前就口口相传,到今天依然被津津乐道。而听着、说着这样的句子长大的我,不是也没有成为社会的反面教材?”

记者:青莲居士,你的不少诗作都被现代人改写了。

王钢老师认为,对待“另类童谣”、“恶搞诗词”不必忧心忡忡、如临大敌,“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这样的东西之所以会流行,一是源于孩子们所承受的压力——不仅仅是学业的压力,更重要的是来自于父母期待的压力,从而造成孩子们的负担过重、休闲时间太少、没有伙伴、不会玩耍等诸多问题。二是孩子们喜欢滑稽、易于被趣味(当然他们不懂得什么是高级趣味、低级趣味……)所打动的天性。而“另类童谣”、“恶搞诗词”正是迎合了孩子渴望减压、向往轻松的精神需要。

李白:吾之诗文行云流水,想象瑰丽独特,人称诗仙是也。尔等现代人如何能比?

另外,往更深处去思考,这些东西能够产生,其根源还是来自于成人世界。

记者:比如《静夜思》,千百年来为人所传诵,你当时如何创作的?

郑州市八十五中校长孔繁强认为,孩子们中间流行的“另类童谣”、“恶搞诗词”受成人世界的影响很大,如手机短信、影视文艺作品以及广告中经常出现一些篡改的顺口溜和古诗词,互联网上一些低俗、龌龊的恶搞手法层出不穷。

李白:吾曾游历扬州,一日皓月当空、月明星稀。唯予孤身奔波他乡,仰头望月,心中泛起阵阵思乡之情难以自已。

孔繁强校长说,在如此浮躁的大环境下,流弊所及,小学校园也不再是净土了。加上小学生好奇心重,模仿力强,因而小学生恶搞顺口溜、古诗词与周遭氛围密不可分。作为学校管理方,可以叫停“另类童谣”、“恶搞诗词”的校内传播,比如郑州市有许多学校对其严加管制,发现传播“另类童谣”、“恶搞诗词”的学生即给予严厉批评,但孩子们出了校园玩得更疯,传得更快。而且因为孩子的玩伴不一定是同一学校的,结果各校学生互相“串”学,传播速度非常快。

记者:但有人将其改成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

  建议:用阳光童谣抵制“恶搞”

李白:粗鄙!低俗!何来意境之说!

蔡劲林说,对待孩子问题的思考,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成人对待事物的心理状态,如果总是先看到缺点、错误,说明成人是持批判的眼光来审视问题的。如果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孩子的优点、好处,那就说明我们总是能以一种欣赏和认可的态度看孩子。孩子的心灵本来是纯真的,并不会意识到这些“另类童谣”、“恶搞诗词”是低俗、无聊、不健康的。所以,老师和家长也不必对此谈虎变色,要以引导为主,用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吸引孩子,而不是简单的否定。

记者:《赠汪伦》是描写和汪伦深厚友谊的吧?

孔繁强校长认为,作为家长和老师,平时应该多读书学习,为孩子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比如,该校近年来开展的“书香校园”活动,提倡学生多读书、读好书,增加阅读量,让幽雅书香占领学生的思想,让垃圾文化没有市场。孔繁强校长建议,教师可以利用小学生好奇心重、表现欲强、批评力不足等心理特征,引导学生创作健康向上、好玩搞笑的童谣、诗词、顺口溜,培养学生多种多样的健康兴趣和爱好。

李白:青莲于泾县乘舟欲行,友人汪伦踏歌前来送别,吾为其赋诗。将无形之友谊化为有形之潭水,是吾诗风之代表。

王钢老师称,如果说我们对社会大环境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么,我们可以给孩子尽量营造一个健康的小环境,给孩子读真正适合的好书,让孩子从小懂得什么是美的、丑的,什么是高雅、低俗,什么是真正的幽默,什么是无聊的搞笑……孩子的品位高了,口味刁了,自然会对“垃圾”不屑一顾了。

记者:这首诗也被不少学生改编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然掉到水潭里。桃花潭水深千尺,不知李白死没死。

王钢老师说,用“阳光童谣”来抵制“另类童谣”、“恶搞诗词”是一个好办法。写童谣的人要尊重孩子的兴趣,以“儿童本位”的理念来创作,而不能从成人的视角一厢情愿地灌输。“从这个角度来看,儿童教育工作者、儿童文学创作者,还应该向‘另类童谣’、‘恶搞诗词’学习才对。”(记者 魏国剑)

李白:此人怎能如此之恶毒,竟诅咒于吾。

记者:你怎么看自己的《望庐山瀑布》?

李白:此诗乃吾得意之作,描绘庐山瀑布之奇伟景象,既朦胧,亦雄壮。后两句兼用夸张比喻与浪漫想象,可谓字字珠玑。

记者:不过有吃货给改成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流下三千尺,一摸口袋没带钱。

李白:污蔑!毁谤!吾之友人遍天下,怎有囊中羞涩之时?再者,庐山亦无烤鸭此等名产,吾独爱酒,不为烤鸭所动也。

记者:其实,很多人从小都从你们的诗词歌赋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价值观、人生观,但现在却被改成这样。

李白:唉,诗词!唉,孩子!

○危害指数

有的逗趣还好,有的尺度太大

诗词篡改后,有些内容只是有趣,有些却可能对读到改编诗词的学生的价值观有所影响。记者罗列了部分省城学生中流行的诗词,按危害情况分为三类:

第一类:内容逗乐,无伤大雅

危害指数:★

举例:只要貌似萨达姆,天下谁人不识君。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壶二锅头。

第二类:内容庸俗,语言粗鄙

危害指数:★★★

举例:床前明月光,李白去开窗。

看见X光,吓得尿裤裆。

两个黄鹂谈恋爱,一行白鹭来破坏。

黄鹂扔下粪便蛋,炸得白鹭稀巴烂。

第三类:内容恶俗,价值观扭曲

危害指数:★★★★★

举例:天苍苍,野茫茫,一树梨花压海棠。

老夫聊发少年狂,二奶作伴好还乡。

○各方说法

幼儿园老师:

主要源于大环境影响

一位从事30余年幼儿教育的王老师说,低龄孩子对是与非的分辨能力是很差的,他们只是在被动的接受外界信息,被篡改的诗句肯定不会是4岁的小孩所改,而是成人所改。目前社会的大环境就是这样,传播渠道出了问题,现在只能是净化传播渠道,加大审核力度。王老师说,篡改诗句的人或是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或是为了迎合目前这种社会低俗的现象,或是原本低俗的人做这样的事,他们却意识不到这种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

幼儿阶段,孩子对诗的意思肯定不懂,分不出高雅与低俗,他们只是机械记忆。这个阶段,他们的生理和心理都是无意注意占优势,背这首被篡改的诗句肯定是无意中学会。如果在他们背了这首诗后,周围的人大笑,这样对他们是一种反作用力,会强化他们这样的行为。正确的做法,一是用你的语言、表情神态、动作与肢体语言告诉孩子你不喜欢的态度,二是把孩子的注意力吸引到其他地方。王老师说,孩子是个社会体,这里面有正面的也会有负面的,孩子在成长中难免会遇到杂草,关键是杂草出现后,孩子身边的家长、老师如何正确去引导。

教育专家:

恶搞古诗词多影响孩子思维意识和价值观

那对于孩子这样的行为,老师和家长应该怎样对待呢?山西省社会科学学院思维科学与教育研究所的张育铭所长认为,家长和老师发现后要及时指正,即使为好玩的恶搞、改编行为也不应提倡。现在幼儿园、小学,甚至中学里,都有很多孩子有这种恶搞古诗词的行为,基本都是游戏,或者当一种俏皮话,说着好玩。张育铭说,但是这些改编后的古诗词内容很有问题,大多没什么意义,有的甚至低俗。这也是一种话语环境,如果身边的同学爱恶搞的多,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自身的思维意识和价值观。

那对于孩子这样的行为,老师和家长应该怎样对待呢?山西省社会科学学院思维科学与教育研究所的张育铭所长认为,家长和老师发现后要及时指正,即使为好玩的恶搞、改编行为也不应提倡。现在幼儿园、小学,甚至中学里,都有很多孩子有这种恶搞古诗词的行为,基本都是游戏,或者当一种俏皮话,说着好玩。张育铭说,但是这些改编后的古诗词内容很有问题,大多没什么意义,有的甚至低俗。这也是一种话语环境,如果身边的同学爱恶搞的多,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自身的思维意识和价值观。

对低俗恶搞,张育铭认为,家长和老师发现后应该立即制止,有时遇到孩子年纪小,只是觉得上口易读就记住的,虽然对具体意思不好解释清楚,但作为家长和老师还是要明确对孩子说明,那是不好的话。等他长大了,自然会明白其中道理。另外,对于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这类无伤大雅的改编,张育铭觉得也不要提倡。有的老师认为是学生创造力的表现,但实际却是对经典的损害,有时还会阻碍学生理解经典里包含的价值。

本文由365bet体育发布于365bet体育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动画恶搞古诗词多影响孩子思维意识和价值观,

关键词: